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戏剧脸谱剪纸

弘扬中国传统文化 传播高密剪纸艺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长篇小说连载《福山旧事》(八十)  

2010-07-25 12:29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哨兵接过帖子看了看,说道:“姜教官不在,一早就出城练武去了,等他回来我告诉他。你们在哪住着?”

 姜景文道:“我们住在城东门外路北的‘丁记大车店’里,谢谢老总!谢谢老总!”

 姜景文和伙计回到大车店,还没过一袋烟的功夫,大门外一阵马蹄声,有两个人翻身下马,就听得一个人喊道:“二弟!景文二弟!你在哪?”

 姜景文闻声从屋里出来,在面前站着的,正是自己几年未见的亲叔伯哥哥姜景泰。只见姜景泰身着青布棉袍,脚蹬黑棉鞋,脸色发红,精神饱满,目光炯炯。头上没戴帽子,两只耳朵上戴了一副用山兔子皮做成的耳帽。虽然还是几年前的装束打扮,但从姜景泰的脸上,也能清楚地看得到沧桑岁月留下的印记。兄弟见面分外亲热,他们上前紧紧地拥抱在一起。

 姜景泰身后的另一个人一身戎装,脚蹬长筒马靴,挎了一支匣子枪,背上还背了一支马枪,手中牵着的两匹高头大马,不停地喷着响鼻。店伙计上前把缰绳接了过去,牵着马进了院内。姜景泰回转身向身边的人介绍道:

 “二弟,这就是我以前常和你提起过的俺大爹的儿郎,在北京念大书的景文兄弟,表字学敏,这会在烟台街当律师。”姜景泰又向姜景文介绍道:“二弟,这位是我的磕头兄弟,名叫谭志军,表字振武,比你还大一岁,你得叫二哥。”

 姜景文紧紧握住了谭志军的手说道:“二哥,过年好!恭喜发财!恭喜发财!”

 杨茂盛也迎上前来打招呼:“大少爷,谭爷,恭喜发财!”

 谭志军的两只大手握着景姜文的两只手,左右摇晃着,笑着说道:“哎呀,一看二弟的这两只手,细皮嫩肉的,就知道决不是吃咱们这碗饭的,呵呵!二弟前途无量啊!”

 姜景文对杨茂盛道。“你去看看牲口喂得怎么样了,看样子一会就得赶路。”杨茂盛答应一声到后院去了。

 三个人一起进了饭铺,掌柜连忙把他们让到了里屋,泡上了一壶好茶,退了出去。姜景泰道:“二弟,你大老远地连夜跑过来,家里到底出了什么要命的大事了?”

 姜景文道:“哥呀,你不知道,可真的出了大事了!”他就把事情对姜景泰详细地述说了一遍,又把这封信掏出来给姜景泰看了。

 姜景泰把信看了一遍,这火“噌”地涌上了头顶,他大声骂道:“这是哪个乌龟王八蛋敢到咱们家来找麻烦?真是他妈的活得不耐烦了!”顺手在桌子上一拍,竟把桌子拍得散了架,桌子上的茶壶和茶碗掉在了地下摔碎了,水流得到处都是。

 谭志军连忙拉住姜景泰说道:“大哥不要这样,发火管什么用?眼下咱先得把事弄明白了,看看应该怎么办才是!”

 “是啊,大哥,光发火管什么用?”姜景文也劝道,“我们大老远地跑来找你,可不是看你发火的!”他转身对闻声而来的掌柜说道:“大叔,对不起,真是不好意思,弄坏了你一张桌子,茶壶也摔碎了,一会我们会照价赔你的!”

 “好说,好说。”掌柜吩咐伙计换了一张桌子,又重新沏上了一壶好茶,“没事的,你们谈,你们谈!”

 姜景文道:“哥,俺爹是想让你赶快家去,信上说要俺爹初七晚上给个答复。今天是初五,还有两天多的空,这两天只有景和三弟在家里盯着。哥,你能不能去和张大帅说说?能行的话,吃完了晌饭咱就走!。”

 姜景泰寻思了一会,说道:“看来也只好这样了!”

 两个人急着要走,茶也顾不上喝了。姜景文把两人从店里送出来,谭志军对姜景泰说道:“大哥,眼见着就要和刘珍年开仗了,我是怕张大帅不能让你走。要是他不让走怎么办?”

 姜景泰把眼一瞪,说道:“不让走我就不走了?哼哼!我要是不走,俺大爹真要是出了事怎么办?他能担得起?”二人翻身上了马,“走吧,回去再说,咱们随机应变!”

 姜景泰是张宗昌用重金聘请来当教习官的。他十几岁出道,来往于烟台福山之间,多次与会家子交手,从未有过闪失。他没有专用的兵器,不管何种物件,顺手拿来,即可克敌制胜。在张宗昌的卫队成员中,有的是亡命之徒和犯科之人,有的是在东北占山为王多年的惯匪,个个枪法绝伦,骁勇善战。拳脚功夫,着实了得,但是对张宗昌却是忠心耿耿。

 第一次在卫队亮相时,原卫队总教习见他身体瘦弱,就想给他来个下马威,趁双方拱手作揖之时,猛起一掌向他的软肋击去。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姜景泰略一侧身,右手屈指如钩,奔教习的双眼而去。教习刚把头往后一仰,姜景泰的手腕一转,如同钢钩的手指已经扣住了他的右手脉门,教习遂觉得半边身子不听使唤,没等人们看清是咋回事,随着一声“去吧你!”教习的身体就飞出了两丈多远,重重地摔在地上,半天没爬起来。这手一露出来,卫队里所有的人全服了,姜景泰就名正言顺地当起了总教习官。有诗为证,诗曰:

 从小踢腿弄棒,功夫着实高强。江湖行走无败绩,从不咋呼张狂。

 对手挥掌偷袭,自己闪身避让。扣住脉门说声去,教习飞出两丈。

 姜景泰回到了县衙门,马上就去司令部请假,他刚走进司令部,迎面碰上了副总司令褚玉璞。褚玉璞见姜景泰走路急匆匆的,忙问道:“噢,姜教官,这么急,有什么事吗?”

 姜景泰回答道:“报告副司令,我家里出了人命关天的大事了,我正要去请假回家,回去晚了,我大爹的命就没了。请副司令恩准。”

 褚玉璞眉头一皱,说道:“出了人命关天的大事?你理所应当的要赶快回去。”他想了想,又道:“俺给你批个条子,你去军需处领五十块大洋,快去快回。咱们马上要和刘珍年开仗了,枪子不长眼,你还要快回来保护我们的!”

 姜景泰答应了一声,拿了条子,去军需处领了大洋,回到了住处,收拾好了随身所用的物品,与谭志军一起到了马车店,这时天已正午,姜景文又请掌柜的备了一桌酒饭,几个人吃完了,把饭钱和拍碎的桌子一同结了账。掌柜见姜景文要赔桌子钱,坚决不要。二人推来推去,掌柜只好收下。见姜景文如此义气,掌柜叫伙什准备了路上吃的干粮,又包了一大包炸鱼炸肉放在马车上。三个人向店掌柜揖手而别。他们上了车,杨茂盛把大车赶出了大车店,长鞭一摇,大青骡子快步而行。

 半夜时分,大车到了张家,姜景泰让车停下,他对姜景文和谭志军道:“咱们悄悄地回去,管谁也不让他知道,明天初六,后天初七,明后这两天咱就匿在家里,谁也别出门,后天晚上咱和俺大爹一块上土地庙,看看这个人到底是谁。”他对杨茂盛说道:“我们下车后,你把大车赶进大车店住下,等明天晌午头你再从龙王山转回家去,让人一看就觉得你是从海上回来的,而且只是你一个人!”他掏出了两块大洋递给了杨茂盛。

 见大车进了大车店,姜景泰便领着二人向姜家庄走去。来到土地庙,他们停下脚步,在黑夜中打量着地形。他一边走一边想:“假如大爹在土地庙前站着,那个人能趴在哪里呢?我在哪趴着才能打他个措手不及呢?”他一边看,一边和谭志军轻声地商量着什么,等到心中完全有了底,三个人这才离开了土地庙。到了姜家大院门口,景泰怕弄出声响,跳进墙去,从里面把大门开了一条缝,二人闪了进去,又把大门轻轻关好,这才蹑手蹑脚地回到了东院,在杨茂盛住的屋子里睡下了。

 正月初六的早晨,姜永年照例起得很早,偌大的院子里,只剩下了他和姜景和两个人,倘若没有圈里猪的叫声和鸡的啼鸣声,那就没有半点生气了。这两天的饭,都是福祥妈来做好了,待他们吃完了,再把碗筷刷净了再回去,猪和鸡也都是她来喂的。姜景泰常年不在家,姜永年夫妻俩待她就像自己的亲闺女一样。

 

  

(八十)

(待续)

(版权所有,翻版必究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1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