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戏剧脸谱剪纸

弘扬中国传统文化 传播高密剪纸艺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长篇小说连载《福山旧事》(八十二)  

2010-07-27 18:37:5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“噢?大侄子请讲,究竟是个什么事?”姜永年笑着问道。

 “是……是你们姜家老祖宗与戏班子叫劲的事,”谭志军放下茶碗说道:“老会首武功高强,技艺……”

 “噢,你是说这个事啊,哈哈……!”姜永年打断谭志军的话,“好,大侄子,你想听,我就说给你听听!啊!按照古时候留下来的老规矩,在每年的麦收之后,每个疃都要请戏班子唱几天大戏。唱大戏主要的目的是感谢老天爷和土地爷,是老天爷和土地爷的大力帮助,才使咱农民们获得了好收成。自古以来这老百姓都是靠天吃饭,一听说要捐钱请戏班唱戏,家家户户都凑钱。凑起的钱,交到老会首那里,由他统一支配。会首,也是一村之长,是由全村的人按照辈份和威望公推出来的,自然是德高望重,说一句顶十句,只要他说出话来,谁也不能不给面子。俺姜家庄的会首,自然是姓姜的担当。”

 姜景和给姜永年斟上茶水,姜永年拿过水烟袋装上烟,“咕噜咕噜”地抽完了,又接着往下说道:“每年这小麦是由西往东熟,而咱们这场割麦子的时间就要比济南府那边晚多了,其实咱这场还要分山区和平原地区。山区还要看夏至在五月的什么时间。夏至在上旬,过了夏至收割,在中旬,骑着夏至收割,在下旬,则在夏至之前收割。平原地区比山区还要晚十天左右。历书上说‘夏至三庚就是伏’,一入了伏,往往麦场还没收拾利索呢,这连阴天也就到了。

 “传说康熙年间的一年,麦场收拾完了,老会首早早地约了一个戏班子,讲好了时间和价钱,就等着搭台子开锣了。戏班子是这天头晌到的,准备下晌搭台子,下黑就开演。那知道天公不作美,刚吃过晌饭没时歇,就不紧不慢下起了雨,而且是越来越大,人们本以为这场雨最多有两天就不下了,谁知道这连阴雨就像与庄户人叫劲一样,溜溜地①下了一集!

 “第六天早上雨停了,东南方的云层也白了一些,雨似乎不能再下了。老会首来到戏班住的地方,要商量一下这戏怎么演。班主见了老会首,说要去另一个疃演出。老会首一听不干了,他皱着眉头说道:‘一场戏还没唱就要走,那这几天我们的饭不是白白地缀上了?不行,说什么你们也得唱一出才能走。’留下唱一出,班主不答应,一出不唱就走,老会首不同意。二人言来语去,话越说越不投机,声调也越来越高。双方谁也不肯让步,两个人就吵吵起来了,动静也越来越大。这时候戏班里的人就有点生气,有些小年轻的依仗着自个会个三拳两脚的,从戏箱里抽出了家巴什就想动手!跟老会首一起去的两个年青人一看苗头不对,就留下一个保护老会首,另一个回去叫人。这年青人一跺脚,纵身上了西厢房,转眼就不见了踪影。此时,见戏班的人想动手,老会首手持乌木龙头拐杖,站在一块半尺来厚、二尺来宽、五尺来长的石条上冷笑一声,不慌不忙地用龙头拐杖在石条上这么一顿,嘴里一声怒喝:‘放肆!’只听‘叭咯’一声,老会首脚下的石条齐嗄吱的②断成了三块!老会首两只脚各踩一块,拐杖下还拄着一块!”

 谭志军伸了一下舌头说道:“太厉害了,这是什么功夫?”

 “是啊!戏班的人一看,也登时傻眼了:“我的妈呀,这是什么功夫?”姜永年笑道:“如果石条断成两块,戏班的人根本不感到奇怪,练硬气功的人能做到这一点。可是一根木头拐杖在石条上轻轻一顿,就使石条断成三块,简直是匪夷所思!戏班的班主久闯江湖,见此情景,知道是遇上高人了,连快上前阻止。与此同时,只见从房上翻着筋斗飘下了十几条人影,如同树叶落在地面一样,悄无声息,齐刷刷地站在了老会首的身后。戏班的小年轻吓得扔下手中的家巴什躲进屋内,浑身如筛糠一般。班主只得向老会首连陪好话,答应再住一集。可谁知道刚吃过晌饭,雨又下了起来,又是整整的五天!这下老会首没有借口再留人家了,只得让戏班子走。你说怪不怪?戏班子走了,这天也转晴了,一连半个月,红日高照,日晴月朗!把村里人气的要命:‘这个浑帐的老天爷也跟着起哄!’”

 “哈哈哈……”几个人一齐笑了起来。

 谭志军感叹地说道:“老会首的武功真是匪夷所思!”

 “是啊!大侄子,”姜永年端起茶喝了一口说道:“说起老会首武功高强,不但村里人都知道,就是这十里八村的人也知道。但是老会首的武功究竟有多么厉害,绝技绝到什么程度,村里人知道的就很少了,只知道他师傅是昆嵛山③的老道士,教出的徒弟个个武功盖世,技艺绝伦!”有诗为证,诗曰:

 夏练中伏酷暑,冬练三九隆冬。两臂一晃千斤力,身手敏捷如风。

 上山力捉猛虎,下海勇擒蛟龙。静似处子动似兔,三山五岳任行。

 正月初七这一天很快就过去了,夜幕降临了山村,喧闹了一天的村庄,渐渐地安静了下来。虽说是新正大月的,但是失去了往日的热闹气氛。按常理,这时正是街坊四邻的男人们凑在一起喝喝酒、摸几把纸牌;或者论论今年的庄稼,哪块地该种什么,怎么种;儿子大了,是不是该出去学生意了。大闺女小媳妇们则凑在一起,议论着谁的女婿“鬼花狐”多,谁找的女婿手巧、洒俐④,对比谁纳的鞋样漂亮;小孩子们则凑在一起,在街上玩捉迷藏、骑马打仗的游戏。可现在张刘开战在即,为避战火,能走的人家都走了,只留下了一个看门的。不能走的,天一落黑,家家户户就关紧了大门,把窗户用厚帘子挡起来,唯恐透出一丝亮光而招来麻烦,当然更不准家人出门了。街上听不到人的脚步声,偶尔能听到远处传来几声狗吠。

 天气干冷干冷的。夜来下晌阴天,傍晚时分落了二指的雪,今天上午天又是晴的,太阳一出来,雪就开始化。俗话说“打春后的雪,狗都撵不上”,化得太快了。中午刚过,路上和太阳能照着的雪就化得不见了踪迹,道路也变得泥泞起来。没等到太阳落山,泥泞的道路渐渐地变硬了,天还没完全地黑下来,地面就如同石头一样硬了。

 天完全黑了,几个人坐在热炕上,杨茂盛已将做好的饭菜收拾到炕上的小饭桌上。姜景文搬了把椅子做在炕前面,拿出酒给众人斟满。姜景泰道:“咱别喝多了,等晚上干完了事再回来喝!”

 大伙点头称是。饭吃完了,把碗筷收拾下去后,姜永年让姜景泰把今晚上的行动从头捋一遍。

 “大爹,我寻思这样安排,你看怎么样!”姜景泰把蜡烛往桌子旁边挪了挪,用手指头蘸着茶水,一边在桌子上画着,一边说道:“叫三弟捎一根三节棍,埋伏在土地庙西边偏北一点的河边上,那里有一墩杨树条子。景和三弟,你就趴在这墩树条子边上,要是那人往西跑,你就把他截住。不过我寻思,西边是河,无遮无盖的,他一般不会向西跑!”

 “振武二弟,土地庙的东面是一片麦地,过了麦地再往东,就是一条大水沟。”姜景泰继续在桌子上画着:“沟沿两边是成片的树条子和蒿草,我想这人也能从这条水沟过来。因为麦地北边有一条人头多高的地堰子,所以,他很有可能从水沟上来后,再顺着地堰子出溜过来。”姜景泰画出了地堰的位置,抬头看着谭志军说道:“二弟,要是他真顺着地堰过来,你就这场堵住他的退路,在他往回跑的时候抓住他!”谭志军点头答应。

 姜景泰又用手指蘸着水,边画边继续说道:“土地庙的北面是一个大湾,湾的北面是一片树林子。自从交了九,大湾里就冻了老厚薄⑤的冰。虽说现在的天暖和了,前天下黑我上去试了试,三天五日的保证化不了冻。这两天没有事的时候我再三虑算⑥,这个人从西面和东面来的可能不大,他一定得从北面过来!所以我守在北面的树林子里,截断他的退路。到时候你们俩也一齐上,我非看看这个兔崽子是谁不可!”谭志军和姜景和连声答应。姜景泰又把脸转向了杨茂盛和姜景文:“茂盛兄弟,你别的事不要干,最大的事就是和俺二弟一块保护好俺大爹的安全,记住,不管我们怎么闹腾,你们两个千万不要离开俺大爹半步!记住了吗?”说着,姜景泰从门后拿出两根白天准备好的齐眉棍,杨茂盛把棍接了过去。姜景泰又道:“晚上的道不好走,用它可以当拐棍使唤,还可以防身!”

  

注   释:

①  溜溜地:福山方言,一直,中间没有空闲。

②  齐嗄吱的:福山方言,齐齐的,喻很整齐。

③  昆嵛山:一称姑余山,在莱阳市东至荣成市成山角间。东北、西南走向,长150余公里,主峰泰薄顶,海拔923米,相传全真教七真之一的丘处机曾修道于此。

④  洒俐:方言,体形修美,衣着可体的样子。

⑤  老厚薄:福山方言,很厚。

⑥  虑算:福山方言,考虑、计算。

   

(八十二)

(待续)

(版权所有,翻版必究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7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