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戏剧脸谱剪纸

弘扬中国传统文化 传播高密剪纸艺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长篇小说连载《福山旧事》(一百)  

2010-08-14 16:34:2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事情就是这么巧,姜景文和杨茂盛走到响水河边时,正好就碰上了这件事,目睹了事情的整个过程。他不但被姑娘的才华所征服,在他的心里,也牢牢地记下了姑娘的模样:鹅蛋形的脸庞,白皙的皮肤,修剪整齐的刘海下面,一对纯净如水晶的大眼睛,闪着明亮的光芒。细白的牙齿在红润的嘴唇中显得格外洁白。一块白底蓝花的头巾从头上包下来,在下巴下面系了一个结。无论从正面还是侧面看,都是玉面天生喜,越看越喜相。她中等身材,上身穿一件花布棉袄,腿上穿一条蓝布棉裤。两根扎着红头绳的黑油油的大辫子一根垂在背后,一根垂在凸起的胸前。在人群中显得别具一格。他的心里灵光一现,如同天边的曙光,乘人不备,突然从黑夜中显现出来一样:原来自己钟情的姑娘在这里!

 姜景文目不转睛地看着姑娘,他的目光中流露出了无快的喜悦,就如同在欣赏一朵刚刚绽放的腊梅花。他的心里也不由的荡起了层层涟漪。姑娘看到姜景文在注视着自己,白皙的脸上突然涌起了一层红晕,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,片刻,她又偷偷地抬起头,目光中充满了柔情,含情脉脉地看着河边这个英俊的气度不凡的年轻人。

 此时杨茂盛看出了一点端倪,他用手轻轻地捅了一下姜景文的腰。姜景文一回头,杨茂盛假装什么也不知道,问道:“二少爷,你看到什么啦?

 姜景文立刻掩饰道:“呵呵……没什么,没什么,走!”

 两个人过了河,姜景文又回头望去,见姑娘也正向这边望着,他的目光恰巧又和姑娘的目光碰在了一起。姜景文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。杨茂盛催着他快走:“二少爷,快走吧!”

 姜景文回过头来说道:“哦,对!咱……咱们走!”

 走了没多远,杨茂盛嬉笑着说道:“你行啊!二少爷,这么快就对上光了?”

 听杨茂盛这样说,姜景文的脸一下子红了,嘴里说道:“胡说什么你!对什么光?”

 杨茂盛“哈哈”大笑起来:“拉倒吧你,二少爷,我又不是没经过!别不好意思,回头我就给你打听去!”

 姜景文点点头道:“行,去打听打听吧!”

 杨茂盛立刻抓着话柄笑道:“看看,承认了吧?”

 姜景文挥拳朝杨茂盛打去,杨茂盛机灵地躲开了。姜景文抓起一团雪向杨茂盛扔了过去,杨茂盛大笑着向前面跑去。

 他到了大杨树村,办完了诉讼案子的手续后,吃饭的时候就顺便谈起了这件事,并对姑娘的才华赞不绝口。杨茂盛朝他挤了挤眼,当事人杨大哥一看就明白了,他也知道姜律师年已近三十还没成亲,就向姜景文说道:“放心吧,姜律师,这个媒人我是当定了!今下午我就去王家村说去!”

 杨大哥到了王家村一打听,原来,姑娘叫王淑贤,她的父亲是光绪年间的秀才,与姜景文的父亲还是同窗,这可真是巧上加巧!自从光绪三十一年开始推行学校教育,盛行了一千四百多年的科举考试制度废止,王秀才就在本村开办了一个书坊,当起了教书先生。他已经有了三个儿子,就是馋个女儿。在光绪三十三年,他老婆还真的给生了一个女儿。孩子生下后,特别惹人喜爱,王秀才给闺女取名淑贤。王淑贤五六岁就跟着父亲到书坊里,边玩边识字,背起书来,比那些比她大的学生背得还快。到了十多岁就读《诗经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等书目,并能出口成章,被邻居称为才女。她的女红做得特漂亮,饭食做得在村里论起来也是一流的。

 从十五六岁起就有人提亲,尽管爹妈都答应了,但是没有一个是王淑贤自己看好了的。总算王秀才通情达理,就常用话来安慰老婆:“愁什么愁?不是缘分,怎么说也不行,只要是月下老用红线拴过的,早晚跑不了。没听人说吗?‘千里姻缘一线牵’,‘有情人终成眷属’,只是咱闺女的缘分不到罢了!”

 就这样挑来挑去,王淑贤一直挑到了二十三四岁,也没挑到一个称心如意的。谁知这倒成了街坊四邻教育自己闺女的实用教材:“看看王秀才家的那个老闺女,到现在还没找着个婆婆家,咱可不跟她学!”

 还有的说:“闺女都这么大的年纪了,再怎么找也够呛找个好人家了,你没吃死羊肉,还没见活羊走?反正都到这个年纪了,到末了不是给人家填房①,就是给人家做后②!”

 不管街坊四邻怎么说,王淑贤就当是没听见,我行我素,该干什么还干什么,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。

 听完了杨大哥对姑娘的介绍,姜景文立时高兴了起来:“原来她爹还是俺爹小时候的同窗!去年俺爹过生日他还去过俺家,这真是:‘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’!倘若真能与此等女子举案齐眉,白头偕老,岂不是人生一大快事!”

 过了几天,杨大哥赶到姜家庄见了景文妈,摸清了姜家的情况后,又来到王家村王秀才家。当王秀才弄明白未来的女婿,竟然是自己的少年同窗姜永年的儿子时,没等杨大哥把姜家的情况说完,就一口答应了这门亲事。就这样,经过杨大哥的几回奔走,这事基本商量的差不多了。王家的嫁妆等结婚用品早在几年前就已置办齐备,就等着择吉日办喜事了。

 这天,王秀才坐在里屋喝茶。淑贤妈从首饰匣子里拿出了一个盘龙银镯子看了看,又朝西间叫道:“淑贤,淑贤!你过来!”

    王淑贤答应着走进东间,淑贤妈把镯子递到女儿面前说道:“你和姜家的这门亲事,其实在你过‘百岁’那天就定下了!这个镯子还是姜景文亲手递给你的!”

    “我怎么不知道?”王淑贤根本不相信。

    “你当然不知道了!才三个月大小你知道什么?”淑贤妈笑着说道:“可能这也是天意吧,人家景文把镯子刚往上一递,你伸手就抓住了,还喜笑颜开的!当时哪婶妈就说,等你以后长大了,就给景文当媳妇!”

    王淑贤半信半疑地摇摇头。淑贤妈见状,指着还在喝茶的王秀才说道:“不信,问哪爹去,问问当时他是怎么说的!”

    王秀才“嘿嘿”一笑,说道:“我忘了!”

    “什么!你忘了?”淑贤妈听丈夫这样回答,急得大声说道:“你忘了我可没忘!当时你说孩子是不糙,我也看好了,就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这个缘分!说!这话是不是你说的?”

    王秀才又是“嘿嘿”一笑:“你这么一说,我也想起来了。是,我是说过,现在不是应验了?”

    听父亲这样说,王淑贤脸上顿时飞起一片红晕,抓过银镯子跑了出去。老两口对视一笑,王秀才端起茶一饮而尽,放下茶碗说道:“我早就说了,千里姻缘一线牵,你还不信……”

    王秀才一句说没说完,王淑贤又一撩门帘进来了,她朝着父母说道:“婚姻大事,也不能全凭着媒人的一张嘴,他说什么我就信什么!”

    王秀才不明白女儿的话是什么意思,问道:“这自古以来都是父母之命,媒说之言,你还能把这个规矩给改了?再说了,我跟姜举人是少年同窗,俺俩之间常来来往,前年腊月二十三姜举人的六十大寿我还去的,他儿郎是个什么样我也看见了,我糊弄别人行,我还能糊弄自个的闺女?人家姜景文可是京城里正儿八经大学毕业的!”

    “我知道,爹,”王淑贤接过父亲的话说道:“我就是听说他是北平城的大学毕业,又在烟台街上当律师,我才不放心,我才想当面试试他!要是个下庄户地的还用试?”

     听女儿这样说,王秀才点点头道:“行,你爱试就试吧!”

 是啊,当王淑贤听说姜景文是在北平城的大学毕业,又在烟台街上当律师,还比自己大六岁,并不放心。她怕杨大哥这个媒人欺骗自己,又怕未来的男人光长了个好看的票儿而没有真本事,这一切都是糊弄人的,所以就想试一试他。杨大哥一听王淑贤有了这个想法,就笑了起来,对她说道:“我说大妹子,我给你介绍的这个人,你就称好吧,你不要对这个人不放心!咱们东村西疃的,房不连脊地连边,抬头不见低头见,我能好意思地糊弄你?你知道他是谁吗?”

  

注  释:

① 填房:福山方言,继娶之妻,即嫁给死了妻子的男人。

② 做后:福山方言,当后妈。

       

(一百)

(待续)

(版权所有,翻版必究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7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