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戏剧脸谱剪纸

弘扬中国传统文化 传播高密剪纸艺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长篇小说连载《福山旧事》(101)  

2010-08-15 20:58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他是谁?卖姜的还是卖蒜的,卖油的还是卖盐的?”王淑贤向媒人打趣道:“杨大哥,你又从没对俺说过,俺又没有算命先生的本事:‘君子尚未开口语,山人已知腹中言’。真要是那个样,我不成了神仙了?”

 “呵呵!我说大妹子,说来说去这倒成了我的不是了!好好好,那我就对你说说他这个人!”杨大哥敛住笑说道:“大妹子,去年夏天,烟台大马路上有一个律师‘大闹海防营’的事,你听说了吧?”

 “姜大律师大闹海防营”这件事,其实早已在烟台和福山传遍了,并且是家喻户晓、妇孺皆知的事了。当王淑贤听说了这件事的时候还在想:“这才是真男子、大丈夫,嫁人就要嫁这样的人!”可现在她听杨大哥提起这事来,还是装成从来没听说的样子逗着媒人:“杨大哥,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,哪能听说这样的事?”

 “真是的!这么大的事你都没听说?”杨大哥不相信地问道。过了一会,杨大哥又说道:“好吧,就算你这个事没听说。那么,到山东高等法院帮河南村常家打官司要地的那个事你总该听说了吧?好家伙,你是不知道那个场面啊!在济南府能坐好几百人的法庭上,满浑家子就听他一个人说话,那可真是口若悬河、滔滔不绝呀!到最后把被告那边请的律师给说的,一句腔也倒不上来①!”

 “这个事啊,也没听说过。”王淑贤还是在逗他。

 “好好好!大妹子,你没听说过,那我就从头说给你听听!”媒人把袖子一挽说道:“咱先说他家吧,他爹从光绪二十一年就在海上做买卖,现在都三十多年了,那个小日子过的,佛流佛流②的,在咱这十里八疃没有能……”

 杨大哥还要往下说,王淑贤把他的话打断了:“行了行了,别再卖弄了,这么点小事谁不知道?实话告诉你吧,我是‘秀才不出门,便知天下事’,虽说俺是个女流之辈,可是这么大的事,只有大彪子才不知道呢!”

 “既然大妹子已经知道他是谁了,还用再试吗?”杨大哥一脸不解地问道。

 “杨大哥,不先试一试他,我怎么知道他是个燎还是个泡呢?”王淑贤的脸上露出了认真的表情:“噢,只听你杨大哥的一面之辞,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嫁给他,你忘了‘耳听是虚,眼见为实’这句老话了?你们说的再好听,也是虚的。我不把这个人弄明白了能行吗?到以后是我跟他过一辈子,不是你们跟他过!嘿嘿!我说实在的,你们这些做媒的连两座山都能撮合到一块去,还有什么办不了的事?”

 王淑贤不轻不重的一席话,倒把杨大哥弄了个大红脸。“好好好!”杨大哥说道,“大妹子言之有理,今儿我就听你的,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赶快说出来,我立马去跟他说,也省得以后埋怨我一辈子!”

 杨大哥听了王淑贤的打算后,马不停蹄地找到姜景文,对他说了王淑贤的打算。姜景文答应了下来,他笑着对杨大哥道:“试就试,我也正想试试她呢。”

 杨大哥把王淑贤领到家里,坐在自己闺女住的套房里,他把姜景文也请来。待姜景文落座后,杨大哥说道:

 “姜先生,今天请你来,不是谈案子的,而是你们两个人出题答对,现场出题,现做诗。你在外屋,她在里屋,我这里做两个阄,其中一个写着‘先’,抓着‘先’字的出题。不知道姜先生意下如何?”

 姜景文点头答应。杨大哥拿出两个纸团,让姜景文看了看,一个空白,一个写着“先”字。杨大哥又把纸团包好,姜景文伸手拿了一个,杨大哥又把剩下的那个让王淑贤拿了。王淑贤伸开一看写了“先”字,姜景文的那个是空白的,杨大哥让王淑贤先说。王淑贤寻思了一会,说道:“这么着杨大哥,就写《添字浣溪沙③》吧,我写春和秋,他写夏和冬。但是,每一首诗只写前三句,第四句由对方补上。”杨大哥把话传了过来,姜景文点头答应。

 杨大哥拿出文房四宝,分给了二人。里屋一个,外屋一个,砚好了墨,铺好了宣纸。姜景文略加思索,提笔写道:

 夏:夏日碧波荷花红,五光十色映湖中。不染污泥自身白,

 冬:雪飘地冻起寒风,富人屋内炭火红。老天怎知贫者苦,

 杨大哥见姜景文的诗写完了,就把诗送进里屋让王淑贤填写第四句,并顺手捎出了王淑贤写的,也让姜景文填第四句。姜景文一见到墨迹没干的诗,字体工整,合辙压韵,再仔细看,立刻感觉有一种力透纸背的感觉,顿时肃然起敬。只见宣纸上用工整的楷书写着:

 春:响水河畔柳成行,细丝轻摆风飘香。嫩枝恰如彩翎舞,

 秋:姹紫嫣红菊花放,秋风送爽又重阳。登高老人腿脚健,

长篇小说连载《福山旧事》(101) - 蓑笠翁 - 中国戏剧脸谱剪纸长篇小说连载《福山旧事》(101) - 蓑笠翁 - 中国戏剧脸谱剪纸 姜景文拿起笔来,在《春》诗的第四句处写了三个字:“似天堂”,又在秋的第四句处写上了三个字:“福寿长”。他刚放下笔,杨大哥已经把王淑贤填好第四句的宣纸拿了出来,只见在《夏》诗的第四句处写着“洁如冰”,《冬》诗的第四句处写着“盼春风”!这一下姜景文真的是服气了:“哎哟!这不是李清照、王照园④再世吗?能娶得此女为妻,真乃人生一大幸事也!”

 送走了王淑贤,杨大哥见姜景文的脸上喜气满面,凑过来问道:“姜先生,怎么样?感觉还行吧?”

 姜景文高兴地把拇指和中指合在一起,“叭”地打了一个响,把嘴贴在杨大哥耳朵上说道:“杨大哥,你就等着喝喜酒吧!”

 杨大哥听了把双手一拍,说道:“好!过几天我就去找老爷子,商量这喜酒什么时候喝!”

 杨大哥来到烟台“恒昌”粮号。姜永年正在账房里,他一见杨大哥进来,连忙站起身说道:“大侄子,过来啦!”

 杨大哥满面笑容地说道:“大叔,我今天来,是想跟你商议商议景文兄弟的婚事,你家俺大婶子、景文兄弟、还有女方那头的都同意了,现在就等你老的一句话了!”

 小王先生听说后也是满面笑容,双手抱拳说道:“东家,恭喜你了!”

 姜永年笑道:“呵呵……好啊!不知女方是哪儿的?”

 杨大哥笑盈盈地说道:“大叔,一说出来你就明白了,就是你的老同学、王家村王秀才的闺女!比俺景文兄弟还小六岁,不知你老可称心哪?”

 姜永年听说是老同学王秀才的闺好,点点头说道:“好,好!呵呵!称心,称心!”

 杨大哥道:“看王秀才的意思,想在麦后订亲,冬天把婚事办了,不知道……”

 姜永年说道:“行,你回去告诉他,一切都听他的,反正东西都是现成的,什么时候办都行!过几天我就回去趟,先见见老同学,其他事咱再商量。不过,这事有劳你多操心了!”

 杨大哥连忙回答道:“好说,我出力是应该的,应该!大叔,我先回去对王家说一声……”

 杨大哥走后,小王先生对姜永年说道:“东家,不知道少爷是属什么的?”

 “属牛的,”姜永年看了小王先生一眼,问道:“怎么啦?有什么事吗?”

 “东家,”小王先生微笑着说道:“少爷是属牛的,女的比少爷小六岁,是属羊的。我听俺爷以前说过,结婚的属相有相生相克之说……”

 “噢?还有这等说法?”姜永年打断小王先生的话说道:“你年纪不大,知道的还不少,到底是怎么回事,说来听听!”

 “东家,是这么回事。”小王先生说道:“相书上说这十二属相相克的是:白马怕青牛,羊鼠一旦休,蛇虎如刀锉,兔龙泪交流,金鸡避玉犬,猪猴不到头!”

 姜永年听了问道:“那平常说的相生相克是什么呢?”

 “相生相克指的是‘五行’相生相克,即水生木、木生火、火生土、土生金、金生水,水又生木。相克是说金克木、木克土、土克水、水克火,火又克金!”

 “是么?哈哈……!”姜永年笑了起来。这一笑倒把小王先生笑得不好意思了,脸也红了起来。

  

注  释:

① 一句腔也倒不上来:福山方言,即一句话也回答不上来。

② 佛流佛流:福山方言,满满的,溢了出来。形容日子过得好。

③ 《添字浣溪沙》:即《山花子》。唐教坊曲名,后为词牌。五代时为杂言《浣溪沙》的别名,即在《浣溪沙》的上下段中,各增添三个字的结语,故又名《摊破浣溪沙》或《添字浣溪沙》。双调四十八个字,平韵。

④ 王照园:(1763-1851)字瑞珏,号婉佺,福山县河北村人,清代杰出的女诗人和训诂学家。六岁丧父,在母亲的教诲下,十岁读《孝经》,十二岁读《毛诗》,二十岁始作《葩经小记》。嘉庆年间写成《诗问》七卷行世。自著有《烈女传补注》、《列仙传校正》、《晒书堂闺中文存》等。

  

(101)

(待续)

(版权所有,翻版必究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2)| 评论(5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